新闻资讯
产品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唯有一对铜铃眼旁聚集着黄色的毛发
编辑时间:2017-04-22 13:28    
 
 
小白狗 
 
 
夜无眠,春雨扰人。
晚班,听着哗哗雨声,忍受着乍暖还寒的雨季,倍感俨寒。
忽然心疼起那只小白狗来。因为它是女儿的最爱。
春节,那只入主了一年多的小白狗长个了,一身白绒绒的毛发,唯有一对铜铃眼旁聚集着黄色的毛发,双耳下垂,尾巴像一个反逗号向上翘起,有十多斤重吧。样子还挺可爱滴。对于宠物家族的叭儿狗来说,已经称得上大狗的行列,它成了女儿的新宠,以致于娇惯了它的脾气,成了一只“山中冇老虎,猴哥充大王”的草头王。它的劣迹是除了拿耗子——多管闲事外,还喜欢充当刽子手,并且通常“先斩后奏”,咬死左邻右舍的家禽家畜,这就像在茅坑里扔下一块大石头——不但又臭又硬,并且一石激起千重粪。尤其是父母由开始的喜欢到不讨厌再到讨厌。前后经历过一场心理三级跳。
最初发现小白狗会捉老鼠,父亲表扬了它,它也冲父亲嬉皮笑脸,又蹦又跳,摇尾摆脸以邀功请赏似的得到父亲的犒赏——猪骨头。谁知这家伙是个活宝贝,表扬不得,居然不分好歹,将继母养了二三斤的兔条子给“歼灭”了,还恬不知耻地眉开眼笑报功。第一次,父亲以为兔子是灰色的,狗狗错将兔子当成灰鼠“误杀。”全家都原谅了它。不久风波平息。
谁知不久又传来小白兔被偷袭的消息。重伤的小白兔最终也没能躲过劫难,寿终正寝了。另外不断有邻居反映小白狗有追咬小鸡的劣迹,渐渐的养成了恶习,并且屡教不改。
继母开始讨厌小白狗。并且骂了它几句。
 
女儿听到继母骂她的小白狗,冲继母嚷:“你干嘛骂它,你骂它它多难过?人家骂你一下会如何?”
继母见孙女责怪自己,也不好说什么。然而,对于小白狗却日益见烦。
这次回去,小白狗又屡次糟蹋了邻居的鸡鸭,除了近邻,如今还学会了长途奔袭,昨天又有远方的户主投诉,将她一只下蛋的黑母鸡给咬死了。
投诉就像朝庭的勾心斗角,你倾我轧“掺本”,父亲终于将脸上的老皱纹连眉心正中间那粒肉痣紧紧锁在一块,这是他下决心要“为民除害”的表情。父亲的眉心痣有时代表包青天的“月牙刀”,寒气逼人。
从县城考完试回来的我,因为厂里催得紧,慌了神,导致一道题卡了壳,后来干脆放弃。心情不大好,回来又听了这样多对小白狗的投诉。气恼对着小白狗佯装修理它,花拳绣腿地踢了它两脚。谁知道女儿母鸡护小鸡似冲了上来。豆大的泪珠下雨一样砸在地上!对我又捶又打!发飙道:“你打它干嘛?你为什么打它?人家踢你你难道不会痛?不会伤心吗?”
我说:“这只狗太没有人性,没道德,再这样下去我们全家都会成为臭屎鸡,会遭人口水。老是伤害人的头牲。”
女儿为它辩护:“你仅仅听人说又没有亲见。说不定别人黄狗咬死的咱小白刚好路过那里看一下,你就冤枉它。”
我狠狠朝小白狗瞪了一眼冲女儿道:“明明它干坏事你还袒护它,就是纵容犯罪!如果不是它怎么大家都说它?”
女儿眼泪汪汪:“你没听说过一人说街上有老虎,起初人不信,二人说老虎来了街上大家也不信。后来一百千上千个全世界人都说老虎来街上吃人了不也信了的故事吗?”
我训女儿道:“不用辩护了,我已经决定不是处死就是送走,或者带广东去养。”
几番争吵,最后在父母的支持下,女儿妥协了,同意我带走小白狗。但要我善待它。最好养着它,经常发照片给她看。为了夜长梦多,我表面同意女儿意见。
下午,父母将小白狗装入麻袋,我将其塞进后备箱,踏上了征程。
三个多小时,我以博尔特跑步一样的速度到达厂里。将小白狗扔到房门旁,小白狗露出狗头,使劲想挣脱麻袋的束缚。我上班要紧,已经无睱顾及它的生死。父亲可能依着女儿的求情,又打电话来吩咐道:“先养着它再说。”我嗯嗯应着,心不在焉。
点好火回去一看,地上已经不见小白狗踪影,小白狗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无有踪迹。一下子逃之夭夭!难道经过长时间羁押与长途跋涉,它预感到自己作恶多端会有不利下场?!率先自保?!
夜雨滴滴答答,没有人知道小白狗最终命运,虽然小白狗屡教屡犯,但在异地他乡,想起女儿对小白狗的感情,心里突然犯起了酸来。
可怜的小白狗,对不起了!假如因我的行为导致了你不得善终,阿弥陀佛!希望你能原谅我的过错!
早上路过菜地,小白狗依然在麻袋里蜷缩着身子,我特地拿剪刀解放它,看来它饿极了,两只黑葡萄似的狗眼流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禁心生怜悯。然而一想起它的暴行,就想起了希特勒,对于这样的畜牲,真可怜不起来。养着它,又怕伤害人的家禽。房东叔叔见了,我告诉他会咬鸡鸭。他说,会咬鸡鸭的狗不好!最好送走它,留着是个隐患。我心里也这样想,不知带厂里怎么样?
我顺便将它带到厂里。
 
厂里的阿黄阿旺见有新同伴,并没有敌意,也不排斥,好像故友重逢那般欢喜雀跃。
江师傅说:“你知道为什么它们那般友好?因为厂里两只都是母的,你那只是公的,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呢,它们以为给它们招了一个上门女婿呢!哈哈哈……”
这时张总也来了,见有一只陌生的“客人”,也幽默地问:“谁家的公子一大早来求婚。”
我顺水推舟道:“张总,我家里带来的,叭儿狗。”我隐瞒了它著名昭臭的前科。
“哦!这是宠物狗,很机灵的,极通人性!旺财的!”张总见了这狗很高兴。
我说:“送你养吧!”
 
 
 
 
 
张总说:“好是好!就怕他们不安分生出狗崽子就麻烦,到时繁殖后代送给谁去?”
我说:“狗生狗是旺财的,以前我老板娘最喜欢带仔狗。还买好料给它坐月子呢?狗崽子一出月就被人一抢而光。”
看着三只家伙欢欢喜喜一起嬉戏,我们都感觉厂里多了一份活气。
心想:就让它在厂里先入赘当个“上门女婿吧!只要它不再惹是生非,就顺其自然,若敢外面拈花惹草胡作非为,估计厂里的阿黄与阿旺会家法惩戒它了。”
 
 
 
 
 
 
上一篇:青年也有如霜岁月、
下一篇:谁在逼良为娼

友情链接

首页 | 公司简介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应用案例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4 福建佳源林业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重庆时时彩官方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