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产品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廖爷在避风港感受不到一点温情的人心
编辑时间:2017-08-22 21:30    
衣服憔悴的躺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鞋子一只在床底,一只在床旁。喇叭里放着很吵的音响,没有完整听完一首歌就被切换,不停地被切换。耳机线凌乱,桌面还有残存的奥利奥饼干,和一瓶空奶盒。书本摆放得横七竖八……
  
  今天来了新书,以往的时候会兴奋的手舞足蹈。现在却是另一幅景象。眯着眼看着封面,轻轻叹一口气,一阵不知所绰,又一阵厌烦。这厌烦就像我的房间一样凌乱。隔壁房间的音乐声传来我异常烦躁,我渴望安静,宁静,寂静!我需要绝对无声,万籁俱寂,我反感这声响,我吼了出来,不要吵,好吵,太吵,好烦!几乎是歇斯底里一般。
  
  怎么了?
  
  其实我知道,无非是,在像房间一样杂乱无章的生活规律下我已经开始放大所有负面情绪。
  
  听歌听不下去,耳朵疼,听着听着会很厌烦,网络中充斥着各种电音和流行音乐,或者摇滚或者重金属,太过浮躁让人在尘嚣中感到极端浮躁,而安静专题里的音乐,又太闷太没有格调,仿佛只是阉割了色彩的画面默剧在嚎啕。
  
  所以音乐无从宣泄。
  
  我讨厌任何电话打进来,尤其是联系紧密的人。
  
  可以用文字表达的东西,为何非要用电话这个东西?我话说不清楚,没有耐心去回答你的任何质疑或者问好,因为明明没什么事非要用电话说出来。
  
  何况,我本来就对电话用陌生感。我不知道怎么用非文字表达自己的想法,一旦说话,我即非我,你即那个我感到烦躁的对象。
  
  家就像房间一样:干净,却凌乱;芬芳,却异香。
  
  
  
  房间的凌乱,不只是心态,我想剥离一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我不能主宰,我讨厌柜子里放衣服,放进去了再也拿不出来,永远找不到想穿的那件,想要一个柜子,可是却不能主宰。想养花,却被扔在院里一隅,想养狗,却被冷漠抛弃,我最后的一切,最爱的一切,都不能自己主宰,都不能去爱,都不能去呵护,都没有机会去培育,都没有机会去安排去创造去选择。所以我愤怒。我烦躁。甚至我恨。
  
  我恨我曾经依恋的这个地方,成了一个不能摆脱的地方。我想陪着一只狗沿着江岸走,这样寂静的夜晚里有一个开心的小尾巴一只陪着我摇摆,行走。我想要一个小箱子,整齐的在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季节的衣服,想要一个袜子收纳格,把格子里放好船袜短袜长袜却不会找不到另一只或者弄坏袜子口。
  
  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和可能,哪怕开窗都是一场战争。
  
  那一瞬间我想砸毁一切东西。我连自己的东西都无法安置我要他又有何用。
  
  我极度反感未经允许便拆开别人的东西,翻看别人的相册,尽管我并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但崭新的东西被拆开,各样的生活被翻看甚至被删除就像是撕心裂肺一样的痛苦和难过。被不经允许就被拆开新物品我就想扔掉,被莫名删了一张的相册我想整个抛弃,俨然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样子。
  
  日志是一个宣泄心事的地方。
  
  后来才发现,这么久,我也就这点文字还能那么得心应手。
  
  写了太多年的正能量的作文,现在一股脑全还回去仿佛是一场平衡。
  
  灵魂有多么孤独,是因为,他的救命稻草明明就是一只狗,却都得不到。
  
  当房间乱得不成样子的时候,他终于爆发了某种愤怒,戾气横生,他讨厌周遭烦恼吵闹的一切。
  
  他的心里,最后一个可以依赖的人,去了远方。
  
  别人可以把他看得很清楚,他却要蒙住自己的眼睛。时而他骄傲的不可一世,时而他自卑的像个向日葵,只会围绕着太阳走。时而他有些飘散,自视清高,时而他又痛苦不堪的意识一切不过是运气好。
  
  他不懂爱是什么。
  
  但他真切的感觉到了厌烦是怎样的东西。
  
  害怕别人评论他的一切,他喊不出来,他怯懦,他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表达,只知道涨红了脸碎碎念吐槽与皱眉。
  
  无法一个人,也无法两个人。
  
  我捧着两本书,在想,还有没有意义去看下去。平静的时候总是想着等一个机会去翻开书页。而不平静的时候,全世界无非四个大字,应接不暇。
  
  一个姐姐走进了偏房,抽起了烟。我问,抽烟是怎样一种体验。她说,抽烟会很放松,很舒服。我说,我也很想尝试一下,我还没有试过。她浅浅一笑,这一笑太复杂,似乎欲言又止,她似乎是觉得不好,可自己正抽得正欢,从不觉得抽烟是怎样的一件事。
  
  而我只是觉得自己,因为怯懦,没有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坏人”,却成了一个偶尔会做出点坏事的“好人”。坏人做点好事,会得到赞扬,而好人做了点坏事,仿佛一个被全世界的人拿捏的把柄,一个别人翻旧账可以戳的痛点,一个永恒的污点,一个成为别人欺负你的理由。而坏人凌驾他人之上,却得到奉承。
  
  他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他能抽噎着看着一个简短温馨的影片感慨万千,却对周边的事物变得现实而冷漠,眼里又不少规则,行走交通,处事。只是走过流浪汉旁,心里再也泛不起涟漪,因为市井的太多无赖,毁了心中那点本就不多的信任与温情。
  
  所以真情大概就只在童话里。
  
  我突然意识到外婆是如何的单纯与质朴,以至于她爱玩,她爱打麻将,她可以简简单单的对孙女好,她可以不在意子女们的勾心斗角。她从不抽烟,抽烟的是外公,是她去那个麻将馆里的其他人。可是得肺癌的是她,好在她安详离去。
  
  那天,清明,细雨蒙蒙,在坟前,我对她说,外婆,我过得很好,我现在过得很开心,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了。
  
  生日那次,吹蜡烛前,我说我只想要一直快乐着。
  
  不是无所求,而且太害怕失去。
  
  他找不到能安放内心的地方,于是开始和自己交谈,他努力去认同自己,他深知有的特质不过是异类,他希望自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人。不过他的房间就是时而乱时而整齐。
  
  他需要的是如何在失去一切的情况下很好的做好自己。无力去争吵,无法改变周边人的神经质与懦弱,本应自己选择隐忍而坚强。很可惜,幼年的环境最终养成了他的神经质般不稳定的情绪,甚至还继承了更进一步的懦弱与萎缩,成为了一个既单纯善良又时常在幻想中暴虐恣睢渴望控制掌权的暴君状态。他就得不到的,心里对那份懦弱感到折磨,痛苦与无奈。无数次尝试后,只有熟悉以后,才会敢于直面,而陌生的,永远是最大的梦魇。
  
  有段时间,很喜欢陌生人社交,过了今天,没有明天,遗忘掉你我,只是一阵交谈。随机进了一个虚拟聊天室,有时会聊,有时会只是听。我有时还会玩手游,在手游里碰着人,聊着聊着,和别人说,那种感受我能体会到某种存在感。
  
  我并非多愁善感,虽然留恋我的狗,但并没有就那么伤心欲绝,哪怕的外婆去世了,也没有囿于生命的痛苦中难以自拔。我总觉得外婆在冥冥之中帮助过我吧。
  
  我挺希望自己是一个任性调皮表达自我且可以不在乎别人批评的人。
  
  但当别人批评的时候,我会进入到无限低落的状态,因为我太在意。所以,我很少出格。直到最后,我都出不来格了,习惯压抑,不知道是哪个是真实的自己。
  
  他留恋的人,像风拂过一样带来温暖,能放下一些歇斯底里,慢慢安静下来。
  
  我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还没长大。还想抱着姐姐的胳膊睡,还想夹着枕头滚,还想去玩远方的世界,还想去画心中的那简单的画。
  
  他,情绪化,源自于,曾经的失败。
  
  我反观自己,觉得失败,或许真的是失败之母,和他一样,很畏惧。
  
  不过我,对生命的无限可能,充满了渴望。
  
  等哪天把房间收拾收拾吧,这样,世界就整洁了。
  
上一篇:重庆时时彩官方平台如果选择去救别人就得陪葬自己一个孩子
下一篇:当你觉得生活对你不公平时请你撑起那把叫做原谅的伞

友情链接新葡京娱乐场手机开户 豪亨博开户平台 澳门永利娱乐开户平台 亿博平台下载 澳门博彩娱乐平台网址 澳门赌博网站开户平台 吉祥坊网页登录 金赞娱乐官网 华亿娱乐官网 澳门百家乐 凯旋门线上娱乐 澳门皇冠真人网站 天下汇娱乐 凯旋门娱乐网址 博彩真人在线赌博 澳门赌博开户官方网站 易胜博官网网址 世博国际娱乐平台 明珠坊开户平台 易胜博开户平台 博天下平台开户网址 多盈娱乐平台官网 博澳国际娱乐 太阳城在线注册 现金博彩评级网 蓝盾国际官方网站 博必发娱乐网站 真人龙虎开户

首页 | 公司简介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应用案例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4 福建佳源林业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重庆时时彩官方平台